汉朝帝皇陵墓的风水传说-利来app官方下载

网站地图
起名网 > 风水 > 墓地风水 >
时间:2021-03-08 22:07:12 作者:liangyan 

汉朝帝皇陵墓的风水传说

 

一、诡异的建陵之地

中国有句古话叫“生在苏杭,死葬北邙”,意思就是说北邙是一个风水宝地,倘若死后能长眠于此,那么子孙万代都将因此而受益。特别是它对面就是黄河,更是符合了风水学说的思想:“背山面河,以开阔通变之地形,象征其襟怀博达,驾驭万物之志。”也正因如此,但凡在中原建都的皇帝都想在死后入住北邙,以福荫后人,江山永固。

 

 

邙山上下,战国、秦、汉、曹魏、西晋、北魏、东魏、唐、后梁、南唐、宋、元、明等各朝各代君王和显赫人物都在此长眠。把他们的名字排列起来,是一部不折不扣的中国古代史:殷王、东周诸王、东汉诸帝、蜀汉后主、曹魏诸帝、西晋诸帝、陈后主、唐明宗、南唐李后主、苏秦、吕不韦、夏侯婴、陈平、贾谊、班超、何进、关羽、石崇、羊祜、裴楷、狄仁杰、杜甫、石守信……

 

其中,在北邙的东汉帝陵一共有五座:光武帝的原陵、安帝的恭陵、顺帝的定陵、冲帝的怀陵,以及灵帝的文陵。然而在这五座陵墓之中,却有一座特立独行,选址蹊跷。其他四陵皆在邙山之阳,唯有一座坐落在邙山之阴的黄河滩上。即使是普通百姓,也认为房后有山,房前有河是大吉之地。但这座诡异的陵墓却恰恰相反,好比是房门开在山前,房后是河——南倚邙山,北临黄河。而这座陵墓的主人就是东汉光武帝刘秀。

 

光武帝刘秀,字文叔,南阳蔡阳(今湖北省枣阳西南)人,汉高祖刘邦九世孙,南顿(今项城县)令刘钦之子。更始三年(公元25年)六月即皇帝位,改元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崩,葬原陵,寿63岁,在位33年。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文治武功卓著的一代中兴英主,他亲执权柄,以柔道治国。

 

缔造了光武中兴的汉光武帝刘秀

然而这样一位中兴英主的原陵方向却面南背北,着实有些奇怪。原陵的南面是山,北面是河,也就是所谓的“枕河蹬山”、“汉皇仰卧”。然而这些讲法在风水学来说是极不提倡的。风水之说在中国由来久矣,而自古帝王的陵墓更是极为讲求诉诸风水,从选址到朝向、建制,一一不得马虎。可是这位东汉的开国之君为什么会选择一个有悖于风水之说的建陵之地呢?

 

关于这个问题,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有趣的传说:刘秀有个王儿从不听话,命他向东他偏往西,叫他打狗他却撵鸡。刘秀生前早就看好了北邙是块风水宝地。于是在临死前“知子莫如父”的刘秀这次得来个正话反说:故意命他把自己葬于黄河之中,这样他儿子才可把他的陵寝置于邻山之颠。于是传旨王儿来病榻前,嘱曰:“父命中缺水,归天后汝要把父葬于黄河之中,如此才免干渴之苦。”

 

谁知王儿却一反常态,哭着发誓道:“不孝儿从未聆听过父王之训,如今痛改前非,葬事定遵父嘱。”刘秀一听,叫苦不迭,无奈君无戏言,于是长叹一声便驾崩了。后来王儿公布遗诏,并征集天下能工巧匠,打造龙舟灵枢。入殓后,便把灵枢抛入滚滚黄河之中。说来也怪,此时河水突然咆哮着向北滚去。

 

灵柩落处瞬间成为一片平地,并有个陵丘拔地而起。据说原陵虽然置于黄河滩上,但历来黄河泛滥却从未侵害过。当然黄河水不侵,只是因为这里的河床南高北低,河水只能倒向北岸,水流越急,向北冲得越厉害。

 

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是人们因为无法解释原陵的反常现象而编织出的一相情愿的解说,并无恶意,相反,为原陵增添了一丝神秘的、饶有趣味的色彩。

 

光武帝原陵的地上宫殿

事实上,从公元50年开始,刘秀就在北邙山与黄河之间修建自己的陵墓。但刘秀是否和其他帝王一样为自己修建陵墓劳民伤财,历史并无确切的记载。他只是对负责修建陵园的窦融说过这样一段话,他的陵园要“所制地不过二三顷,无为山陵,陂池才令流水而已”。意思是说现在建陵占地不要越过二三顷,不要起山陵,只要能让雨水排出就行了。这完全符合了原陵的规模和位置。

 

临终前刘秀又再次下旨强调:我在世时无益于天下平民百姓,丧葬时应像文帝那样陪葬以瓦器,不要用金、银、铜、锡等贵重物品,要因山为陵,不起坟堆,各地刺吏及其他官吏要忠于职守,不要来京奔丧,也不要递送吊唁奏章。所以,他的陵园在营造之初,并无任何奢华的建筑。园中的柏树,还是在隋唐时期栽植的。这完全符合原陵的规模和位置。

 

但是从汉朝初年开始,皇陵建制已经有了一定的制度所遵循,即使刘秀不想在自己的坟墓上奢侈浪费,但终究逃不出传统和后代的孝顺。后来原陵被董卓挖掘,曹丕对此事评价说,原陵被挖,罪在汉明帝。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四年后刘秀死掉,汉明帝将原陵建造得奢华无比,所以才招来了董卓的盗掘。

 

关于西汉帝陵

 

西汉帝陵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陕西省咸阳市、西安市境内。西汉11个皇帝的陵墓,除汉文帝刘恒霸陵和汉宣帝刘询杜陵位于渭河以南西安市东郊的白鹿原北端及南郊的少陵塬上,其余九位均安葬在渭河北岸的咸阳塬上,西起兴平市(县级市)豆马村,东到咸阳区正阳乡张家湾,依次排列着汉武帝刘彻茂陵、汉昭帝刘弗陵平陵、汉成帝刘骜延陵、汉平帝刘衎康陵、汉元帝刘奭渭陵、汉哀帝刘欣义陵、汉惠帝刘盈安陵、汉高帝刘邦长陵、汉景帝刘启阳陵。

 

西汉是我国封建帝国时代的第一个鼎盛时期,封建社会的各种典章制度的完善、确立和巩固基本上都完成于西汉。封建社会对礼仪典章制度及其重视,丧葬制度是礼仪典章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西汉皇帝陵墓,就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最高丧葬礼仪,汉代丧葬“事死如生”,帝陵也可以说是西汉封建统治阶级社会历史活动的缩影。对西汉帝陵的勘探与发掘,使我们对西汉历史有更全面、更深刻地认识。

 

帝陵组成

1. 汉太祖(高祖)高皇帝刘邦长陵

2. 汉孝惠皇帝刘盈安陵

3. 汉太宗孝文皇帝刘恒霸陵

4. 汉孝景皇帝刘启阳陵

5. 汉世宗孝武皇帝刘彻茂陵

 

6. 汉孝昭皇帝刘弗陵平陵

7. 汉中宗孝宣皇帝刘询杜陵

8. 汉高宗(后除庙号)孝元皇帝刘奭(shì)渭陵

9. 汉统宗(后除庙号)孝成皇帝刘骜延陵

10. 汉孝哀皇帝刘欣义陵

11. 汉元宗(后除庙号)孝平皇帝刘衎(kàn )康陵

 

为什么汉文帝霸陵和汉宣帝杜陵没有修在咸阳塬上呢?一方面是因为汉代帝陵埋葬有严格的昭穆制度;一方面文帝力求节俭,所以选择在因山为陵。宣帝当皇帝之前“周徧三辅”、“尤乐杜、鄠之间,率常在下杜”,他的父母均葬于长安城东南,所以宣帝筑陵于杜东塬。西汉帝陵的形制有两类:一类是霸陵因山为陵的形式,墓葬开凿于山崖中,不另起坟丘。

 

其他10陵则属另一类,都筑有高大的覆斗形夯土坟丘,一般底部约150~170米见方,高约20~30余米,以武帝茂陵坟丘最大。汉代帝后合葬同茔而不同陵,后陵大多在帝陵的东面,坟丘亦较帝陵为小,惟吕后坟丘大小几乎与高祖长陵坟丘相等。从阳陵开始,在帝后坟丘的四周筑平面方形的夯土垣墙,每面垣墙的中央各辟一门,门外立双阙。这种围坟丘一周的方形陵园,是西汉帝后陵园的通制。陵园之旁建寝殿和庙。

 

西汉诸陵的陪葬墓都在帝陵之东,长陵陪葬墓规模最大。茂陵陪葬墓中有著名的卫青、霍去病墓。这些帝陵加上皇亲国戚、权臣列侯的陪葬墓自东而西绵延百里,正如古诗所云:“长陵高阙此安刘,附葬累累尽列侯”。长陵开始置陵邑。汉朝建都长安以后,便将齐、楚诸国的大姓和有功之臣都迁到长陵邑来。

 

自此而后,往往把高官豪富之家迁到各陵邑中去,将有实力的豪族控制在长安,以便巩固汉朝的统治。汉元帝永光四年(公元前40年)下诏罢置陵邑,因为强迫移民而使百姓破产,引起社会上的动荡不安,设置陵邑对巩固政权已不起作用,所以从渭陵开始废置陵邑。

 

古代风水故事

 

故事1

唐朝苏州吴县有一个叫汪凤的人,住在县城离码头不远的地方,他家经常发生怪异之事,十多年间,其妻子、儿女、奴婢、仆人都先后死亡。为此,汪凤怀疑此宅不吉利,就便宜卖给了同乡盛忠。

盛忠不信鬼不信神,大大方方住下来,谁知过了五、六年,也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盛忠深感不安,决意低价卖掉此房,但四邻八舍的都知道这家房子不吉利,结果好久没人问津。

这里,县衙有个姓张名励的小都头,平日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人们都不愿与他交往。他每天到衙门上班,都要路过盛忠宅门前,有几次,他隐隐看见有两道竹竿粗细的青烟从盛忠屋顶冒出,直冲云天,张励窃喜,认为屋里一定有珠宝奇器,他就打听这房子的主人,一打听,得知是要卖的房子,他二话没说,就买下这座住宅。

晚上他叫了两朋友帮忙,在冒青烟之处开挖,挖到六七尺里,见有一圆型石盘,下有一石柜,精雕细刻,工艺精美,柜盖四周用铁浇铸而成,上面贴有画骨符案,并有咒语,落款是“祯明元年七月十五日茅山道士鲍知远囚妖猴于此。”

 

祯明元年乃晋代南北朝后主陈叔宝年间,距当时已有300余年,张励不懂这些,他不相信里面有什么妖猴,一心想得到珍宝,他命一伙人用铁器撬开铁柜,只见里面冒出一团青烟,果然一只毛猴,纵身一跃,逃之夭夭。张励傻了眼,吓得倒在一旁,一伙朋友也作鸟兽散,当晚张励起病,几天后便不治而亡。

 

故事2

据《太平广记》卷140记载,唐朝时,苏州吴县有一个叫汪凤的人,家住在离码头不远的地方。他家中经常发生怪异之事,十多年间,妻子、儿女、奴婢、仆人死亡殆尽。汪凤怀疑是他家宅地不吉利的缘故,就把宅子卖给了同乡盛忠。

盛忠不信这个邪,安安心心地住了下来,谁知仅五六年的时间也家破人亡,亲戚凋零了。盛忠害怕了,折价欲卖其宅。四邻八舍都觉得这不是一处好宅地,没人敢买,结果很长时间也没有卖掉。

县衙有个小吏张励,平日横行乡里,为所欲为,人们都以与他交往为耻。他每天去县衙公干都要路过盛忠宅前,有天看到有两道箭竿粗细的青气从盛忠内宅冒出,直冲云天,以为有珠宝藏于其内。

得知盛忠要卖宅地后,他就买了下来,立即迁入,早晨再看,依然有两道青气上升。为得珠宝,他在发气之处拼命地挖,深达六七尺时见有一圆型石盘,下有一石柜,精雕细刻,工艺精美。柜缝用铁汁浇固,又加石灰密封,外用铁链加固。石柜四面都有七方朱印,印方似篆非篆,不知所云。

 

张励以为找到了宝物,用重锤砸开石柜,柜里有一个铜釜,上覆铜盘,铅锡固缝,印有九方紫印,印文如古篆。张励揭去朱印,打开铜盘,忽有大猴跳出,倏忽间不知所向。再看釜中仅有一方石铭,上写“祯明元年七月十五日,茅山道士鲍知远囚猴神于此。其有发者,发后十二年,胡兵大扰,六合烟尘,而发者俄亦族灭。”祯明是南唐陈后主年号,祯明元年即公元587年。

根据铭文推算,张励挖掘石柜时为唐天宝二年(743),距埋石柜时已有一百五十六年,过了十二年,即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叛唐,应所谓“胡兵大扰,六合烟尘”之语。第二年,张励家遭到了灭族之祸。

有意思的是张励明知是凶宅,却不请术士修禳,而是心存侥幸,以为可以大发横财。俗话说“一福压百祸,无福忌讳多”。张励平日作威作福,是不是自以为有福之人呢?此事虽属荒诞,但对那些贪得不义之财的人却具有惩戒作用。

 

 

相关阅读

最近发布